亚游集团-WeLcome_PageS9962
服務熱線:‭188 8888 8888‬
<> 杭州私家偵探公司首選亚游集团偵探
公司新聞
您當前的位置:主頁 > 公司新聞 >

杭州當兵8年為在杭州私家偵探公司工作

發布日期:2018-12-26
  
杭州當兵8年,我苦練偵查、跟蹤這些軍事技能,為的是在杭州私家偵探公司工作。沒想到多年之後,我要靠這些本事在廣東養家糊口。靠一碗麵尋人,2014年8月底我在杭州失業了,有一天在珠江新城的鬧市裏轉悠,看著牆上貼的形形色色的招聘廣告,尋找新的工作機會。半天下來,工作沒看到合適的,但是有一個廣告我記住了:重金尋人。
 
我覺得找人這活兒自己能勝任,之前當了8年兵,因為一直在警勤排,所以對偵察、跟蹤這些技能並不陌生,我在旅裏的軍事比武拿過“四冠王”,立過二等功,即使到現在,這些“本事”也沒荒廢。我撥通了尋人啟示上的電話,是個女人聲音,開始她以為我知道了什麽線索,一翻交流之後,她明白我的來意,同意見麵聊聊。
 
杭州私家偵探的4口之家,男主人老張帶著老婆吳麗在南方打工7年了,最近4歲的孩子和老張母親李秀梅也過來了,要找的失蹤者就是李秀梅。我了解到,李秀梅得了老年癡呆症,之前也有過幾次走失的經曆,這次失蹤已經5天了。兒子和兒媳婦都不知道她具體的離家時間,那天晚上他們下班回家,才發現人不見了。
 
我開出了找人的報酬,2000元,找到後再給錢,找不到不要錢。吳麗爽快的答應了。“隻要人找回來,怎麽都好說”。她給我提供了李秀梅的照片及一些生活習慣。
李秀梅63歲了,尋找她的難度不小,不光是老年癡呆的問題,她不善言語、不會寫字,和熟人會簡單的交流,跟陌生人基本不開口。
 
我開始了自己的計劃,白天我就在家休息,這個時間段有救助站和公安部門就夠了,我的特長是在黑夜裏尋找蛛絲馬跡。
 
杭州的夜晚不到淩晨2點是不會安靜下來的。第一天晚上,我從杭州火車站開始排查各“流浪所”,這種“流浪所”其實就是各種橋墩下麵、廢棄廠房裏,一般無家可歸的人都會找這種地方過夜。我打著手電,把流浪漢一個個照醒,有人罵我,也有人會和我聊幾句。和我聊天的人我會給他們上支煙,寒暄幾句。住在這裏的流浪漢大多是男性,雖然衣衫襤褸但頭腦都很清醒,李秀梅怕是不會和這類群體接觸。
 
第二天,我把尋找的範圍擴大到了郊區,拿著李秀梅的照片跟人打聽。但我不是逢人就問,我重點隻問包子鋪、麵食館這類地方。因為李秀梅是河南人,吃麵是主食。一天下來,也有人含含糊糊的說好像見過,但沒有更有效的線索。
 
  之後又是兩天尋人無果,到了第五天,我把尋人範圍擴大到了東莞。這座城市雖然因為“掃黃”壞了名聲,但其實也有溫暖的一麵。這裏的鎮街都有愛心服務站,專門收留流浪人口。那裏的工作人員答應幫我把李秀梅的照片轉到別的站點,一起幫著留意。
 
  第六天,我開始動搖了,想著把附近的麵食館再排查一遍,要是沒收獲,就回去“交差”算了。
 
  但是在東莞南城步行街,一個“四川麵館”老板娘一眼認出了李秀梅。“前幾天就是她,花一塊錢買了個包子,看著怪可憐的!”我立即打電話通知了老張,老張說和老婆馬上來東莞,我則在附近繼續找。
 
  走丟了這麽多天,李秀梅手裏應該沒什麽錢了,那吃飯就是個問題。打聽之後,我了解到步行街一帶餐館的剩飯剩菜都被城管運到城東的河邊了。我趕到那裏時已經晚上9點了,打著手電照向那裏的橋墩下麵,真的有個人坐在那裏。
 
  沒錯,是李秀梅。她撿了2個礦泉水瓶子,手裏杵著一棍子,坐在橋墩下一個蛇皮帶子上休息,腿上有泥巴,我連忙拍照給老張,半小後他趕了過來。
 
  老張按約定給了我2000塊錢,6天時間算下來,除去吃住,這筆錢剩不了多少。但我還是挺高興的,第一次出手就能找到人,除了成就感,也覺得這個行當確實能幹下去。

[返回列表]
地址:杭州大路88號    電話:138 8888 8888‬    傳真:
版權所有:杭州私家偵探_私人偵探_專業杭州私家偵探公司
杭州私家偵探